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玄幻仙侠- 黄蓉十二岁
黄蓉十二岁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香蕉视频下载_香蕉热app下载_香蕉视频好吃好看又好用]

地址发布页:

东海桃花岛,这年夏天黄蓉十二岁

黄药师照往例于每月初一进入亡妻之墓中参研九阴真经七日,将黄蓉及岛上
诸事均交给老宋。老宋约四、五十来岁,原爲桃花岛衆哑仆之一,自来到岛上后
未曾生事,侍奉殷勤,兼之厨艺出衆,黄药师遂将伙房交由他负责。老宋另外有
一项工夫乃其他衆仆所不能及,即是他聋哑之后,竟苦心练成了读唇术,如此一
来岛主每逢有事交代,由于不必另作手势,便直接口授于老宋负责,日积月累下
来,老宋俨然成了桃花岛总管,大小琐事均由他传黄药师之令调派。

自黄蓉出世后从未离开桃花岛一步,平时除了跟随父亲习武外,便是缠着老
宋学习各项菜肴及烹饪。这日黄蓉照着黄药师闭关前所交代的练功进度修习完毕
后,信步走向伙房,估计着在父亲出关之日,要再磨着老宋多学得几项名菜给父
亲品尝。

走至伙房门前随手一推,竟是纹风不动,显见上了闩,黄蓉心中微感诧异:
“从来伙房都没在上闩的,今日莫非老宋出事?”黄蓉绕到窗旁就着窗缝一看,
见得老宋正缩在房内柴堆旁,却看不出有丝毫异状。她推开窗子,一蹤身便跃进
了房中,这一下将柴堆旁的老宋吓得面无人色,一跤坐在地上。

黄蓉素日和这老宋打闹惯了,见状觉颇爲得意,一张俏脸笑吟吟地娇叱道:
“老宋,这麽没胆,如此便吓着你了,瞧你还敢关起门在偷食吗?……咦……那
是什麽?”话未说完,她便瞧见老宋急急忙忙地拉起的裤子中,有着一物吸引了
她的目光。

老宋本爲淮南府一带有名的淫贼,仗着轻功高明,玷汙了不少妇女的清白。
自被黄药师擒获后,知黄药师武功高强,逃脱无望,十几年来在岛上倒也安份守
己,遂渐得黄药师信任。只是他天生性欲奇大,犯案时一夜往往便要连作三、四
件案子方肯罢休。在桃花岛上并无其他女子,故平日尚能克制,犯瘾时均躲在伙
房中自行用手解决,不想今日却被黄蓉撞见,一时之间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老宋,慢着!你那儿怎麽了?”黄蓉手指着老宋胯下尚未来得及收得起来
的粗大黑色肉棒,只宭得老宋无地自容,手忙脚乱中又跌了一跤。

他坐在地上,低着头偷看黄蓉的脸色,只见她正睁着澄澈如水的一双妙目朝
自己两胯之间疑惑地看着,显然对自己适才所爲浑然不解。想到这,老宋心念一
动,再仔细看着黄蓉。黄药师对这唯一的女儿费了不少心思,辛苦练制与搜采来
的各种灵丹妙药、奇花异果和与自黄蓉八岁起即修练的桃花岛独传内功相配合,
显然对黄蓉在发育上産生了极大的助效,较之一般女孩子早了不少,虽只得十二
岁,身形已近似十六岁上下的少女。

看着面前女子明眸皓齿,肌肤胜雪,粉嫩的脸颊白中透红,白色的薄衫完全
遮掩不住发育中的高低起伏,老宋突然惊觉:自己从前所以爲的粉黛红顔和眼前
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少女相比,竟是云壤之别。想到这,欲念登时膨胀至不可遏
止,决定死也要干上这一票!

黄蓉见老宋一语不发,脸上神色阴晴不定,不觉又靠近了两步,蹲在他面问
道:“老宋,你还好吧?”话未说完,看见老宋眉头一皱,原本已开始萎缩的肉
棒刹时挺立了起来,较刚才所见更爲粗大,并隐隐充满了黑色光泽。黄蓉一惊,
待要起身后退,老宋一个翻身跪在地上不断磕头且打着手势:“请小姐救命!请
小姐救命!”

黄蓉只看得满头雾水,老宋接着打着手势表示,今早在整理菜圃时遭异虫咬
伤,初时不以爲意,没想到过了两个时辰后竟肿胀至这般地步,如今若不将毒脓
吸出,恐有性命之危。黄蓉一听,眉头微皱,尚未发语,老宋又打手势:伤在此
处,无法自行吸吮,只怕等不到主人出关救治了。

黄蓉听得半信半疑,父亲在教导自己医术时从未提到过有何种毒物能让人生
出这般形状的肿瘤,但此时实物确是明白的摆在眼前,教人不得不信。她伸出左
手轻轻握住老宋肿大的部份,只觉得触手火热,并感到内有微微颤动,和父亲所
授大不相同,不由得深自后悔不该在学习医术时躲懒不用心记忆。

绕是黄蓉天生机灵聪颖,通一晓十,但桃花岛上全是男子,即使是黄药师将
自己胸中数十年所积蓄的诸般武功学问技能全部授于女儿,亦未有可能教导其男
女之事,甚至对独生爱女是否已到了初潮的年纪根本未曾注意。因此上黄蓉固然
对于岛上哑仆未曾産生过男女有别的意识,却也是未曾见到过男子的裸体,只道
男女之间的差别仅在男人生须,女人胸脯饱满罢了。

黄蓉接着想到老宋平日对自己确是关爱有加,当下毫不迟疑,便提起裙子跨
坐到那老宋褪下了裤子,长满粗毛的大腿上,弯下身使出父亲所曾教授的几种推
拿手法,忽重忽轻地轮流用双手在肿得发黑的肉棒上不断搓揉。

耗了约一盏茶的时间,虽是黄蓉自幼修习武功,毕竟只是个十二岁的少女,
加上推拿手法乍学未通,已是累得汗透薄衫,娇喘连连。她见费了这麽大的劲,
虽挤出满手的透明黏液,却丝毫没有逼出毒脓的迹象,反而更见肿胀。她不禁对
自己有些失望,一看老宋的神情有些恍忽,更是一惊:“莫非毒液扩散开了?”
当下不假思索,张开朱唇便朝肉棒上渗出黏液的小孔吸去,只听得老宋呻吟了一
声,更是不敢耽误,连吸出的汁液都不及吐去便直接吞咽入腹。

老宋见谎言奏效,不禁又惊又喜,如今一名绝色少女又是主人唯一的宝贝独
生女儿正在替自己吸吮阳具。大腿上的触感告诉他,黄蓉长裙下仅着一条生丝底
裤,少女如绸缎般细嫩柔滑的大腿内侧肌肤正自己身上不断磨蹭着,下体一阵阵
软滑温暖,黄蓉的舌尖不断地在阳具尖端来回滑动,麻痒的感觉直传入脑,舒服
得叫老宋闭上了眼睛。他又做了几个手势表示,黄蓉依着手势,双手一上一下的
握着阳具根部,将顶端塞入了口中,藉着腰力,上半身上下来回用力地将肉棒在
口中滋润磨擦。

只见黄蓉被汗湿透的薄衫因来回用力使得衣襟向两侧敞开,衫内白嫩浑圆的
双乳登时露出了大半,伴随着上身起伏而不住颤动,直呼之欲出。白色的衫子因
汗水而紧贴在胸脯前,略呈透明的布疋下显约可见粉红色的乳尖微微突起。老宋
见到此状,想道:“蓉儿这丫头爲贪图凉快,竟连 衣都没穿。”忍不住便想伸
手进去抚摸,忽听见黄蓉一声惊呼:“糟糕!竟又肿成了这个样子。”这时黄蓉
因老宋的阳具膨胀得更爲粗大而无法放入口中吸吮,一脸歉疚和着急的表情。

老宋见状,觉得欺骗如此关心自己的无知少女甚是过意不去,但视线向下移
至黄蓉曲线毕露的双乳瞬间,刚浮起的一丝良知早已消失无蹤。他摇了摇头,打
手势道:“既是如此,那最后的法子也不必试了,老宋昔日作恶多端,注定该就
此丧命。老宋在此谢过主人和小姐多年来的照顾……”

黄蓉见到手势,急得眼泪几乎流了出来,立时扑向前去抓着老宋双肩喊道:
“别说要放弃,既然尚有最后之法,不妨一试!”

只见老宋倒吸了一口气,睁着眼睛,张着嘴合不起来,竟是呆呆的说不出话
来。原来适才黄蓉向前一扑,不偏不倚地用全身重量将下体紧紧压在老宋巨大的
阳具上,这原是老宋骗黄蓉所要做的事,而黄蓉摇动他肩头时全身的每一下剧烈
摇动,更是带来了无与伦比的震憾。

老宋定了定神,脸上露出爲难的表情,迟疑了一会,才打手势道:“毒发至
此,须有一处女以其下阴直接对着伤口磨擦吸毒,以纯阴之体方可压制此一刚强
之异毒。但小姐乃千金之体,对老宋这等下贱之人原是不用如此费心……”

这番谎言只唬得黄蓉目瞪口呆,如此治疗之法确是前所未闻,若是确实有效
自然大可一试,但女孩子天生的矜持使得生性大方的黄蓉想到要在他人面前赤身
露体,不由得她羞得面红耳赤,好生爲难。忽然间黄蓉心念一动,微站起身来,
欠着身子,双手将长裙向上提至膝部,老宋看见黄蓉浑圆雪白的膝盖和粉嫩的小
腿,只觉得眼前一花,充血的阳具不由自主地又抖动了起来。

只见黄蓉将双手伸进裙子之中,窸窸嗦嗦地动了一会儿,便隔着长裙除下了
底裤置在一旁,接着手扶在老宋的肚子上,轻轻的将自己的阴户靠在老宋的阳具
上。老宋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惊动了黄蓉而起心变卦,直到感觉黄蓉的阴
穴贴合在阳具上,来来回回地挪动调整位置时,才放下心来去咨意享受少女鲜嫩
的蜜穴将带来的快感。

初时老宋感到黄蓉用阴户来回磨擦自己阳具时尚有些许怯意,待得十数下过
后,黄蓉的力道渐渐加重,老宋发现阳具上已湿淋淋的全是体液,擡头向黄蓉望
去,只见得小黄蓉满脸红晕,就如抹了一层胭脂,说不出的好看,朱唇微微喘着
气,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带着些许的疑惑却诉说着更多的兴奋。

老宋知道小黄蓉正因爲初次尝到爱抚的刺激而正在惊疑不定中,他作了个手
势鼓励黄蓉继续做下去。这时黄蓉觉得事情仿佛不是那麽一回事,但自己紧贴着
一根火热粗大的肉棒磨擦的下部却叫自己不要停下来。黄蓉感到和老宋相连接之
处湿了一大片,但又不好意思在老宋面前掀起裙子露出阴穴来查看,只觉得随着
下体愈来愈湿,喉咙就愈干燥,从阴穴传来的奇异快感和“滋滋”作响的声音也
愈来愈明显。

那感觉有些像父亲以内力助自己练气功时,在全身各穴道上下游走的热流,
却也不曾像如今磨擦阴穴有那麽奇特而强烈的感觉,只觉得腰间一股热气不断向
上疾沖,四肢完全用不上力。黄蓉几乎快忘了正在替老宋解毒,她垂下头,开始
大幅度前后摆动她纤细的腰肢,将阴核更用力地向那正带给她快感的炙热肉棒擦
挤,只想找寻出口排泄出随着快感而累积在体内、摸不着、抓不到,却又让她闷
绝不已的骚痒感。

“老宋……这是什麽感觉……好奇怪……身体好热……”

老宋将一切看在眼 ,他的双手伸进小黄蓉的长裙中,沿着浑圆的膝盖一路
向上抚摸过了细滑的大腿到小腹前,老宋扶着她纤软腰肢的两侧,随着她摆动的
动作加强了力量,也加大了两人阴部磨擦时的快感。黄蓉似是抵受不住自己上半
身的重量而靠在了老宋的身上,青涩郤富有弹性的双乳隔着汗湿的薄衫压在老宋
胸前,跟着腰部的运动上下地挤压。老宋抽出双手猛地拉开黄蓉的双襟向下扯开
至腰际,两颗白得耀眼的少女乳房登时弹跳了出来,在赤裸的胸前不断晃蕩。

黄蓉在意识逐渐恍惚中吃了一惊,一声“啊”尚未来得及叫出来,乳尖突然
传来的刺激却使她不由自主地从喉咙 发出了“嗯……”的细细叫声。老宋的牙
齿和双手不断地在黄蓉的乳尖、乳房及上半身各敏感处游走并加以刺激。他含着
黄蓉左乳的乳尖,用牙齿缓缓地呧动,粗糙的左手在另一个乳房上忽重忽轻的捏
揉着,右手则在裙中紧紧抓住黄蓉雪白的臀部。他缓缓坐起身来将黄蓉放倒在地
上,两人的性器则仍紧紧靠在起一起,老宋开始用阳具磨擦黄蓉的阴核,爲了预
留后路,他仍不敢刺破黄蓉的处女膜。

老宋的嘴、双手和阳具同时刺激黄蓉的乳房和阴穴,看着她粉脸胀通红,粉
红色的花瓣流出诱人的蜜汁,不时地擡起臀部左右摇摆,妖豔的表情完全不像是
十二岁的幼女。老宋将右手的食指伸至黄蓉肉缝之间缓缓来回刺激,感到一阵颤
抖,粗大的手指像是被吸进去似地立即没入溢满蜜汁的肉唇中,并在肉壁间不断
挖弄着。黄蓉双脚像是痉挛般夹紧又放松,不住相互磨擦。

“……嗯……啊……啊……啊啊……”黄蓉口中开始发出诱人的声音,腰部
也随之不断向上弓起迎向老宋手指的动作,随着快感逐渐地浑然忘我。

老宋心中念道:“你那该死的父亲若没割掉我的舌头,今日绝对让你尝到登
天极乐的滋味。”想到这 ,突然心中一狠,双手将黄蓉的身子一提一放,黄容
的身子随即坐上了老宋胯间,巨大的阳具硬生生地插入了黄蓉早已流满淫水的阴
穴之中。

黄蓉正被老宋摆布得感到畅美难言的滋味时,猛然间阴穴被一根粗大的棒子
直戳到底,一股撕裂感立时从下体传了上来,眼泪和惨叫声同时发出。

“啊!!好痛!老宋,快住手,真的好痛!”

老宋不管黄蓉如何哀嚎,一股脑地用阳具不断地在黄蓉的嫩穴中捣弄抽插,
感觉少女的肉壁紧夹缩着的炙热感觉。

“十年了,整整十年没碰女人了。”老宋的眼泪直在眼眶中打转。

“呜……老宋……快停啊……我受不了了……不要了……呜……”黄蓉突遭
剧变,反应就如一般不会武功的少女一样,痛苦的眼水布满了稚嫩的脸上。

老宋见此,心中一阵怜惜,动作便放慢轻柔。渐渐地,小黄蓉从不断哭喊哀
求而开始慢慢随着老宋进入她身体的动作深深地歎息喘气。

“嗯……啊……啊……老宋……嗯……好舒服……”

深深插入在下体的巨大膨胀感每次的抽插,都带来了不可言喻的快感,黄蓉
似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几乎无法呼吸的痛苦和强烈的快感混在一起,黄蓉被带
到过去从没有经验过的性欲高峰。

“啊……啊……嗯……啊……啊……”老宋见黄蓉痛苦的感觉已被快感所取
代,阳具便又疯狂地在蜜穴 放肆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啊啊……不要了……嗯……”黄蓉再
度紧抱着老宋哀叫着。初次尝到性交滋味的小黄蓉,细致的身体几乎无法承受住
征战过无数女子的老宋所带给她如排山倒海般不能遏止的高潮,体内的快感和处
女膜破裂的痛苦混合而爲一,再也分不清楚。高潮一波又一波地强袭而来,不断
在全身上下并裂炸开,终于在最强烈的一次沖击过后……

“啊!!来了!……”

黄蓉感到四肢百骸如断了线般散了开来,身体一阵痉挛,蜜穴一股劲地夹紧
肉棒,脑中只感到一阵昏眩,人便向后仰。老宋见黄蓉达到了高潮,便更加速了
抽插的动作,接着被肉壁紧箍住的下体一阵抽慉,急忙间将阳具拔了出来,一股
带着腥味的浓洌精液喷洒在空中,纷纷落在黄蓉的脸上、发上和裸露的上半身,
黏淍的精液在黄蓉乳间缓缓向下滑落。同时黄蓉的胯间也喷出了大量带着微微血
丝的白浊阴精,几乎沾湿了整件长裙。

黄蓉躺在柴房的地上闭着眼睛不住地喘气,沾满了精液的白皙胸脯仍在不住
地起伏着,仿佛尚在回味适才的欢愉滋味。她睁开眼睛,半眯着睨视着老宋,伸
出舌头舔了舔嘴边的精液,微笑道:“你并没有中毒……对不对?……”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